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路故知

慢走,不送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惶惑的认可  

2014-04-23 23:44:18|  分类: 陌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4.23.2014

自从上一篇文章被网易限制了之后,一点想写东西的欲望都没了。就像好不容易燃烧起的熊熊烈火,被磅礴大雨浇灭的感觉。

其实,也没写什么东西,不过是类似于心灵鸡汤似的自我安慰和自我解嘲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限制。只能说网易也不过如此,连普通的文字都要忧心忡忡,生怕引起社会恐慌。只是,何必怕?我一向都不是激进分子,写的东西,也平和得像一汪死水。

可惜了,在我看来,算是可以准确无误表达我的心情的文章,被限制。即使告诉我可以申诉,也没有给我任何结果。

但,即使如此,我还是要写。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写。一万多字的论文要写,N个稿件要写。我几乎怀疑我成了写稿的机器。此时,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场景:面无表情的我,对着同样冷酷无情的电脑,日复一日地码字。

如此,久而久之,大概我真的会变成一个机械化的人。不哭,不笑,不喜,不悲。何其可怕的结果。这可是我预测的我的未来?但愿,一切都不要实现。

说到写,就有点茫然。一个字又一个字地写,我早就忘记了自己写过了多少字。不过,我知道,如果真的认真统计起来,那一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。

刚刚一时兴起,点击了“输入统计”,看到了这样的数据——在过去的587天里,累计输入1160026字,击败了全国99%的人。不自觉竟嘴角上扬了。为这战绩?

其实,远不止这个数字,我知道。光是家里这部电脑,就已经有了这般“辉煌”的结果,更别说办公室那一台电脑了。多少呢?等,下星期回去,一定要看看。

“我发现,你写稿越来越厉害了。”今日,师姐突然对我说。

厉害?这似乎是我从她口中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赞扬,所以有点惶惑。

她解释道,最近写得特别多,而且都特别好。

我笑了,有点安慰。

不是第一次听见表扬,但是也太多次受打击,所以我特别珍惜每一个肯定。

被否定的次数太多太多,被同一个人责骂的次数也太多太多,尽管心里极其清楚,除了她,还有万千人对我很肯定,却偶尔还是很难过。

也许,正是因为如此,前两天某Leader重复了两次说,这个稿子真的是你写的吗?写得很好,好多人都在微信转了呢。这话,真的让我觉得特别开心。

大多数时候,一个写新闻的人,并不能得到太多认可。因为,同一件事,有多个写的人,角度不同,写出来的东西也不一样。而看的人很多,角度也不同,所以,往往褒贬不一,完全没办法像考一场试一样,要么成功,要么失败。在这里,只有保持默默无闻的状态,要么遇见伯乐一朝得势。

而我,一直都把自己置身于内敛低调的行列。我始终相信小学老师对我说的,是金子,总会发光。时至今日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发光发热了,只知道,我确实没有放弃过自己,没有让脆弱和委屈打败自己。

近来沉浸在工作中不可自拔,以至于我怀疑我的生命早就和工作融为一体,无法分开。任务量大,压力大,从来都无法将我打垮,能将我打垮的只有精神。这是最近最深的感触。往往能够让我想要放弃一件东西,那一定是触及到了我的底线,而不是那些所谓的压力。

偶尔还是会“爆粗”,从前一直挂在嘴边的,一度消失了很久,但现在不时又冒出来。虽然确实不算太粗鲁,但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戒掉。可是,生活,却不能让我慢慢变好,它从来不会等待我自我修复。而只会变本加厉,让我濒临爆发的边缘。

今天是我受伤以来第三次想喝酒,但,我不得不忍住。伤口还未愈合,啤酒还不能喝,甚至其他的很多东西,都仍然要戒口。这可恶的伤口,可恶的生活,还是会让我抓狂。人真是奇怪,偶尔平静地无喜无悲,偶尔暴躁得狂乱不已。

还是,应该怀着希望向前走的,我无数次这样告诉自己。想到三伯那非常喜庆的笑容的时候,我就觉得我应该继续努力地活下去。

在这里呆了5年,才知道,原来在这里,我还有一个亲人,那就是三伯。多么神奇的发现。这个素未谋面的远房亲戚,第一次见面就那么喜欢我,立刻就加我微信,存我号码,还叮嘱我无数次,一定要去看他。

三伯,我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存在,如果不是这一次陪奶奶过去,我压根不知道还有这个人的存在。我一向能够和陌生人谈笑风生的,一开始就当三伯是一个普通的长辈,血缘关系疏远的一个陌生人。然而,三伯却当着众人的面说,这孩子,前途很光明啊。

我笑了,不置可否地问道,你会算命吗?要不要把生辰八字都给你吖?

这话立刻把他逗乐了。他开怀大笑说,我阅人无数啊。

是啊。阅人无数,作为一个在商场上打拼了30多年的他,岂不是久经沙场?

我相信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定是真诚的。但,我不知道这样的预言是否会实现。听过很多人对我说,你的未来会很好的。但,为何此刻我依然深陷灰暗当中,连得到一丝赞扬都要惶恐和困惑?

只能说,命这东西,确实很难说,但我可以肯定的是,我大概会有那么一段时间的劳碌命。正如半个钟前,我突然收到一个企业老总的信息,让我帮他写一篇文章,参与区创业导师的公示。除了友情帮助,我能拒绝么?所以,给别人加班吧。且停止惶惑下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2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