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路故知

慢走,不送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车碾轨  

2015-08-18 10:52:38|  分类: 陌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8.18

当你想做一件事的时候,那就去做吧,假如那是在你能力范围之内。

我想回家。这个念头是在周五晚上10点多的时候冒出来的。没有想过是否能订到票,也没有想过只不过3天的时间。

于是就这样,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我就出门了。第一次坐高铁转车,先到深圳,再转回家。就像上次上车补票一样,都是第一次。担心吗?惊慌吗?都是来不及去思考的问题。

既然做了决定,那就无所畏惧往前走。反正,也没有那么多所谓的退路。

周六到家,周一离家。时间短暂得似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样子。很奔波,很劳累,时间也很紧。回广州的时候动车还出了故障,原本不过是2个半钟头的车程一下子延伸到了5个小时,堪比坐汽车。

我尝试着不去想这些倒霉的事,暗自安慰自己反正RP一直都这么低,一切都在预料之中。于是或看窗外的天空从美好虚幻的落日余晖转向路灯闪烁的幽暗。

回一次家,就会脆弱多一点。所以我告诉自己,要么永远留下来,要么尽可能少回家。我怕我太眷恋家里的温暖,而舍不得让自己继续这样下去。就像昨晚10点半打不到车孤零零站在不知名的地方,如果是从前,我一定不会感到一丝难过。但,因为是刚从家里回来,我忍不住觉得心酸。

准确来算,我在家待的时间不足2天。当中的一个晚上还要刨掉和朋友吃饭、去朋友家喝茶。生活在家里的人,是那么安逸。他们过着我从前过的生活,过着我现在既企盼又害怕的生活。我是矛盾综合体,一边排斥着,一边留恋着。

临走之前,老爸一直问我要吃什么,他去买。我摇头拒绝了好几次,说不需要,其实我没什么胃口。但他好像还是不愿意放弃。

送我到高铁站,却因为车辆堵塞而不得不让我一个人进站,我转身离开的时候眼泪就要涌出来。朱自清写过他父亲的背影,而在我老爸眼中,是否一直都是我离开的身影呢?

一次次离开,一次次告别,像极了列车一次次碾过铁轨的感觉。我不知道铁轨痛不痛,毕竟它那么坚硬又那么冰冷。但我知道自己很痛,也知道父母心中的万千舍不得。

尽管已经请了人来搬家,床和家具不需要自己动手,然而细碎的物品和物件也是极其多。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不得不把小学到大学所有的教科书都给了收破烂的。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自己的心情,只是清楚地记得这些年来我的每一本书都保护得那么好,那么完整。连同大学的书也不惜花那么多钱寄回来。

然而,最终,我还是抛弃了它们。放弃,是一件痛苦的事。书被收走的时候,我突然不讲道理地对老妈说,我不要卖掉,你让他送回来。

我知道,很多东西它不能常伴我左右,很多事情、很多东西,终究是要忘记的,总有一天,它会在我的世界中连同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曾留下。我舍不得,但是我必须放弃。我不想让我爸妈为我搬这么多书,那太重太重,是我不能承受之重。

我的父母,他们给了我那么多那么多,但是我却不能为他们留下。想起这个就会很难过。为什么他们要对我那么好呢?如果不对我那么好,那我就不会那么舍不得了,那我就会更加潇洒自如了。那,不是很好吗?

来来回回在楼梯走动,终于搬好了四箱书,这些年买的书,总算是凭借我的一己之力留下来了。这大概是唯一值得安慰的。

舍弃、挽留,反反复复。回去、离开,兜兜转转。此时此刻,我应该义无反顾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